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九章 愤怒的花瓶


  女人实在是奇怪的动物,就算你身份卑下,她看不上你,可是她还是要在你面前秀一下她天赋的优势,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女人被卑微的男人强暴的原因。

  我们公司这位大秘书周璐也不例外,从我进到公司以来,从未正眼瞧过我,现在虽然埋首加班,却似乎知道我坐在一侧打量她,下意识的挺起腰杆坐正身躯,有点刻意的将她胸前那对虽没有唐小姐傲人,但也够让男人垂涎的约34C的双峰展示在我眼前,美女的侧面总是诱人遐思的,我肆无忌惮的由她那光滑圆润的额头开始扫瞄而下,经由两道斜飞的修眉,长而微翘的的睫毛,冷澈的凤眼,秀美挺直的鼻梁,微翘豊美的柔唇,娇巧的小下巴,白皙如玉的颈部一路看下去,没想到这时可能因为打字不便,她脱下了粉红套装上衣搁在一旁,她挺立合宜的秀峰在她柔软细质的丝料薄纱衬衫熨贴下,隐约能看到胸罩的纹痕,哇~听说只有欲求不满或者骚媚入骨的女人才穿戴紫色的胸罩,难道咱们公司这位外表冷漠,让人一见就退避三分的大美女秘书果真欲求不满吗?她那纤细腰肢下的粉红短裙内是否也是紫色的小内裤,她那露出在裙外一大截的雪白光滑的大腿,我真希望目光是能转弯的,那么我就能由她紧窄的短裙缝中看到她胯间的小内裤是不是紫色的?

  身旁电话的震耳铃声把我由色授魂飞中惊醒,我楞楞的看着电话上的灯光不停的闪动着,耳中又听到周璐清脆却冷淡的声音。

  “接电话!”

  哦!我到大公司以来,除了整天做牛做马之外,那轮得到我接电话。

  “快接啊!”

  周璐冷澈的凤眼瞪着我,纤巧的玉指在键盘上跳动着,直到我顺从的拿起电话听筒,才又转过头去看向电脑屏幕。

  “喂~?”

  “李望星!”

  一听就知道是昨夜跟我在唐小姐办公桌上炮战到天明的石美女那冷削的声音。

  “哦!我是!”

  大概没想到电话是打给我的。我的眼角余光感觉到在打字的大秘书周璐那对冷澈的目光射在我身上,让人不寒而栗,下意识的,我像做了亏心事一样半侧身背对着她,两手抱着听筒压低嗓门。

  “哦哦……你……你有事吗?”

  “我在公司对面楼下,你什么时候下来?”

  嘿!石美女一定是食髓知味,被我天赋异禀的大阳具搞上瘾了,虽然背对着大秘书周璐,可我感觉得到她那对威凌的凤眼正盯着我,下意识的我将两手抱着听筒,将嗓门压得更低。

  “不是有人接你下班吗?怎么你……”

  “我叫他别来接了,你什么时候下来?”

  他妈的!真霸道,她以为她的穴被我的大阳具搞过,我就该当她奴才吗?

  “我……秘书小姐正在加班,我在这里等着关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去耶~”

  “哼!那个花瓶每次都故意加班,让上面知道她多辛苦,其实……哼!”

  呵~没想到这公司里面的女人,各怀鬼胎,谁也不服谁,我一时除了哼哼哈哈之外,屁话不敢说多一句。

  “我告诉你,你既然已经跟了我,就别想打公司里任何女人的主意!”

  哇靠!我跟了你!老子不过搞了你几次穴,就是跟了你,变成你的禁脔了。

  “喂!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是是是!听得很清楚,我既然跟了你,就是你的人了,我这人一向规规矩矩,老实忠厚,跟了谁就一定会从一而终!”

  “你少给我耍嘴皮,你要是敢打那个烂花瓶的主意,我就让你在公司待不下去!”

  “是是是……除了你,我看不上任何女人的……”

  “你最好心口如一,我先回去了,你离开公司的时候call我!”

  “好!一定一定……”

  我话没说完,卡!电话已经被挂上了。他妈的!世道真的变了,这些女人挨了男人一棍,就变成女王了!

  “是谁打来的?”

  清脆严峻的声音由我身后传来,吓了我一大跳。

  转头看到大美人秘书站在我的身后,奇怪?我怎么没有听到她的高跟鞋声,像鬼一样。

  我怔怔的看着她粉红迷你裙下那双雪白修长的匀称美腿寻思着。

  “你看什么?”

  我慌忙抬头,看到她凤眼中射出凌厉的目光瞪着我。

  “啊……是个女人打来的……”

  “废话!看你鬼鬼祟祟的,当然是女人……她是谁?”

  嘿~!用这种口气对我讲话,你又以为你是谁?

  “不管是那个女人,她是找我的,好像跟你没关系!”

  看到大秘书刹那间气得满脸通红,诱人的小嘴轻哼,我有一阵报复后的快意,刻意对她摆出一付嘻皮笑脸的疲懒模样。

  “是不是石文静打来找你?”

  啊!她怎么知道的?这回换成我张口结舌了。

  大秘书修长的秀眉微挑,嘴角撇一下,是报复的冷笑,凤眼中愤怒的目光转为诡异的神采。

  “不知道,我才来公司几天,谁是石文静我都搞不清楚!”

  “哼!唐小姐交给你的珍珠耳环是石文静的,而这个耳环是我一早在她办公桌上发现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玩儿什么把戏……”

  啊!这下子死了,没想到这个妮子真人不露相,我这个老江湖可不能栽在这个烂花瓶手中。

  “我那有玩儿什么把戏了?珍珠耳环就算是石文静的也跟我没关系啊~哈!……哈哈~我还要谢谢你,唐小姐交待我一定要查出是什么人惮自进到她的办公桌上乱搞,你已经帮我查出其中一个女的是石文静了,真是多谢你了……”

  大秘书诡秘的眼神依旧,毫不动容的盯着我,在她那对冷澈的凤眼注视下,我觉得我像个小丑。

  “需要我帮你查出那个男的是谁吗?”

  “哦?……那个男的?你是说……跟石文静一起制造出唐小姐桌上那滩蜜汁的……那个男的?”

  毕竟大秘书周璐只不过是个刚出校园不久的青春玉女,听了我淫秽的话冷峻的迷人脸蛋没来由红了一下,又突然出现一股不服输的挑衅表情。

  “那个男的就是你!”

  啊!她怎么说的那么肯定?难道昨晚我在唐小姐办公桌上大干石美女的时候,她躲在桌下偷窥?不可能,她没长针眼。

  “呵呵呵~周小姐!你真会说笑,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清洁工,公司的奴才可怜虫,怎么有那个福气沾上公司的美女,想想可以,想做什么可没门儿给我钻的!”

  “李望星!人事部门的经理陈蔼云是我的亲表姊!”

  哦!那个一笑就“百花齐放”的陈蔼云是她的表姊,难道说,上班第一天我在女厕所里跟石美女的首场大战,陈蔼云全告诉她了?不会吧!她看起来没那么大嘴巴。

  看我张口结舌的呆样,聪明绝顶的周璐似乎明白我的疑问。

  “我现在暂时住在表姊家,表姊跟我无话不谈!”

  这下死定死透了。

  “呵呵呵~你是说,你表姊把我昨天跟石文静在女厕所打炮的事都告诉你了?”

  听我说得这么露骨,周璐那张与唐小姐极为相似的瓜子脸刹时布满了红云,羞怒中居然透着无比的冶艳。

  “我没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嘿嘿嘿~你有没有听过,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我嘻皮笑脸的边说边逼向这位在公司有冰霜之称的周璐,丢了这份奴才似的工作我并不在意,可是要是因为我而害了石美女丢了饭碗,那罪过就大了,事已至此,我只有……

  “你想干什么?”

  “周小姐!有一点我不明白,你既然知道唐小姐办公桌上那滩蜜汁是昨天晚上我跟石文静挑灯夜战的遗迹,今天早上你为什么不告诉唐小姐?”

  我嘴里说着话,动作可没闲着,壮硕的身躯也向她越靠越近,她在惊怒中颤抖,后退,雪白匀称却健康的美腿似乎撑不住她修长玲珑的身段,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

  “站住!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她连声音都在颤抖。

  “嘿嘿嘿~你再往后退,我也要不客气了!”

  她惊怒的表情刹时充血般的通红,转身就跑。看到她急跑中扭动的腰肢,粉红短裙下快速移动的浑圆匀称美腿,配着着咯咯咯的高跟鞋节奏,敲醒了我胯下的大阳具!

  咯咯咯咯咯!急剧的高跟鞋声在无人的广阔空间里回荡着,真搞不清楚她穿了像高跷似的细根高跟鞋,怎么能跑这么快,眼看她就要到公司大门口了,要是让她逃过这一劫,我这个可怜的小工友被抓到警察局事小,害得石美女丢掉饭碗事大。

  就在我们大秘书奔到大门口接待室的时候,灯光突然一暗,是我关了总开关电源,在一片漆黑中我听到一声惊叫,接着是肉体碰撞到公司门口接待处柜台的声音。

  藉着街道上透入办公大楼的霓虹灯光,我隐约看到周璐的身影趴在接待处的矮柜台上挣扎欲起,粉红色短窄的裙摆处由下而上裂开了一条大缝,整条大腿完全裸呈,在黑暗中隐隐约约的看到挣扎蠕动中的雪白大腿,刹时我脑门充血,心跳如鼓。

  周璐才撑起上身半转面对我,我的手已经由她裙缘裂开的那条大缝探入,抚在她温润滑腻浑圆的大腿根部。

  “啊~不要碰我……不要脸……啊……”

  在她尖叫漫骂用力拉扯我那只魔手的同时,我另一只手由她身后揽住了纤细腰肢下的俏臀,宽大的五指一把包住她圆嫩的臀肉,将她的下半身与我的下体紧密的相贴,胯下那根硬胀如铁的大阳具已经紧紧的抵在她胯间鼓起的阴埠上,她在惊惶慌乱中两手不停的推拒捶打着我壮实的胸部,颈侧。

  船到江心,马到悬崖,既然已下定了决心,那管她的鬼叫连天,何况我与她紧贴的下半身,因为她的挣扎扭动,使得我的大阳具与她凸起的阴埠密实的厮磨,令我高涨的情欲之火一发不可收拾,我探在她大腿根处的手用力拉扯她的裤袜,连带她的薄纱小内裤一同扯了下来,这时也没时间去研究她的内裤是紫色黄色,只感觉在扯下她小内裤的瞬间,指掌触摸到她浓密的黑森林,卷曲的阴毛好像湿淋淋的。

  好啊!看样子这小妮子已经动情了。

  “哎呀~你不要这样……放开我……你这个色狼……不要脸的东西……唔唔!”

  黑暗中我看到她迷人的凤眼中闪着晶莹的水光,好像是泪水,但我只把它当成是被点燃的情欲激荡出的淫光。

  我忍不住张口吸住了她张开叫嚣的诱人柔唇,才轻啜了一口她齿间的芬芳,舌尖才触到她柔腻的香舌,她这时却突然将口大张,我已经知机适时的移开了我的嘴,卡!一声,她的上下贝齿用力咬下,我免了断舌之危。

  “唔呃~啐啐啐……”

  在我怀中的大秘书周璐吥吥的吐着口水,是嫌我的口水肮脏,不吐干净绝不罢休。

  好啊!臭妮子,你敢嫌老子脏,等一下老子不把大屌里滚烫的阳精灌满你的子宫蜜穴,老子就不是李望星!

  念头及此,我已经趁她不备快速的拉下我的长裤,连同内裤一起褪到地上,将她压在接待处的矮柜台上,她已经完全赤裸的胯间紧贴着我暴胀的阳具,我清晰的感受到她胯下浓密卷曲的阴毛与我的粗壮的阳具厮磨着。

  “救命……来人啊……啊唔!”

  我原本抱住她臀部的手这时又盖住了她的嘴,在唔唔声中她猛烈的摇着头,事已至此,反正“干与不干”,我这“性侵犯”的罪名是肯定跑不掉了。一念及此,我毫不犹豫的张口咬住她的颈部,用力吸吮着她颈部如凝脂般的肌肤,她闷哼一声,唔唔唔的脱不开我盖在她嘴上的大手。

  而她的胯间,因为与我粗壮大阳具的厮磨,生理上本能的反应,浓稠湿滑的淫液涔涔的由她的鲜嫩的花瓣深处流出,沾满了我的大龟头,黑暗中看不清楚,我在她胯间的手只能用触摸的方式判别方位,当我握着我膨胀欲烈的大龟头推到疑似她的花瓣嫩软的肉片时,她下身突然大力扭动,倒没想到她腰力那么大,我一下子重心失衡,与她同时由矮柜台上滚到了接待室前的大理石地上,落下时反而是她在上,我在下了,啪!是我赤条条的屁股着地声,坚硬的大理石地面把我的尾巴骨撞得一阵刺痛,在我痛得松手的刹那间,她起身想跑,但因为裤袜及内裤束在她的小腿上,加上脚上的高跟鞋一滑,又摔得趴伏在我身上,又一声“啪!”。

  她的小腹与我的小腹上下撞在一起。谢天谢地!还好我的硬挺的大阳具这时是向上贴着我的小腹,如果是一柱擎天,那我的宝贝大阳具肯定被她小腹向下撞的力道撞折,可能要进医院大修。

  她慌乱的在我身上用力挣扎欲起,我在庆幸大阳具免了折断之危时,一股怒气犹然而生,腰部一扭就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黑暗中扶着坚挺的大阳具就往她胯间戳去,她尖叫着死命扭着下身,两腿用力并拢,使我的大阳具欲入无门。我气得伸手摸索到她紧闭的胯下,伸出中指拨开她柔腻的花瓣往里一戳。

  “啊呃~~”

  在她尖叫中,我的中指已经尽根插入了她那不知道有没有人扫过的花径中,感觉到她湿滑的的阴道中有一圈嫩嫩的肉壁紧紧的包夹着我的中指,柔腻滑嫩,我的思维不及去体会那种快意,中指已经快速的在她的阴道里抽送起来。

  “哎呃……哼……求求你不要这样……放过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呃唔……”

  我伸手再度盖住她的嘴,黑暗中我们的眼睛对眼睛,只看得到她凤目中水光晶莹,我在她阴道中抽动的中指已经停了下来。

  “我可以放过你,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

  我说完松开了捂住她嘴的手,好让她说话。

  “呃……你……你说什么条件?”

  “第一,不能再鬼叫连天……第二,不能把我跟石文静打炮的事说出去……”

  在我的淫威之下,她目光含泪顺从点头。

  “嗯……我答应……你可以放我起来了吗?”

  “还有第三!”

  “第三是什么?”

  “我可以不侵犯你,可是你要让我好好的吻一下,摸好几下!”

  她晶莹的目光盯着我不语。

  “不答应我就……”

  我犹插在她嫩穴里面的中指抠动一下。

  “别……别动……你先把……把手指拿出来,我答应你!”

  “我在吻你的时候,你要配合着跟我接吻,我才把手指拿出来!”

  “我……”

  见她迟疑,我的手指又轻轻抠她阴道内嫩滑的肉壁,她立即全身绷紧,黑暗中看不到表情,只能由她晶莹的凤眼中感觉到她的紧张。

  “你别动,我答应!”

  “很好!”

  我缓缓将在她阴道中的中指抽了出来,她下体立即放松了许多,伸出一只手盖在她早已水淋淋贲起的阴埠上,防止我再度入侵。

  “现在你闭上眼睛!”

  “你……不能食言喔!”

  我将沾满了她淫液蜜汁的中指放入口中吸啜着,品尝着她花心内甘美的馨香。

  黑暗中只听到她的轻喘,口中喷出如芷兰的温热,大概她隐约中看到我吸吮中指的动作,羞红了满脸。

  “你再吸……我就不让你……不让你吻了!”

  我将中指由口中抽出,凝视着她迷人的,水光盈盈的那对凤眼。

  “只要你乖乖的,我绝不食言,现在……闭上眼睛!”

  这回她温顺的闭上了迷人的凤目。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美女吐气如兰,温馨的鼻息喷入我的口鼻,我想孔子说出“食色,性也!”的名言,就是在这种无人能抗拒的诱人气氛下产生的灵感。

  我侧靠在她仰躺的身边,将嘴轻轻的贴上了她柔腻的嫩唇,她的身子颤动了一下,鼻气粗重的呻吟一声。在我尖间顶她紧闭光润的贝齿时,她顺从的张开了让男人发狂的小嘴,我轻轻的吸啜着她口中的香津玉液,可能前面的挣扎运动,弄得她口干舌燥,口内的玉液浓稠无比,像蜜汁一样灌入了我的口中,还好我是侧躺着,她感觉不到我本已坚挺的大阳具因为我口中吞下了她浓稠的香津变得更加翘立。否则只怕又要鬼叫连天了。

  当我的舌搜寻到她柔软的香舌轻轻佻动时,她舌尖娇羞的闪躲,生涩的回应,我知道她没有什么接吻经验,于是我施展出我的舌功,舌头如灵舌般在她口内与她的嫩舌交缠搅和,出于本能的生理反应,她的鼻息开始粗重,黑暗中,我感觉到她那只没有盖在阴埠上的手抓住了我的上臂,纤嫩细致的手指紧紧的扣着,那鲜嫩的舌尖主动与我的舌头纠缠,听到她喉间的声音,我知道她也贪婪吞咽着我的口水,我们公司这位平日冷若冰霜的大美女秘书已经完全陶醉在湿热激情的蜜吻之中,却不知我灵巧的手已经悄悄的解开了她丝质衬衫的钮扣。

  当我的唇移开之时,她口中吐出深长的如兰芷香,好似有点失落,又有点遗憾。放心!我怎么可能让她遗憾,就在她意犹未尽之时,我的手已经由她被解开的领口探入,拨开了她紫色的胸罩,一掌盖住了她丰润的乳房,没错!最少也有34C的尺寸,触手如凝脂般的柔滑而有弹性。她轻微的呻吟一声,黑暗中柔软的玉手压在我掌握她乳房的手背上,禁止我手指的捏弄。却没想到我已用嘴顶开了她另半边的胸罩,在她轻叫声中,我的嘴已经盖在她尖润的乳头上,立时我听到她粗重的喘息,本来掩在阴埠上的另一只手忘记了保护她的花径,抬起来轻推着我的头,是消极的抗拒。而这时她那比一般女人稍大的乳珠就在我的魔嘴轻柔的吸吮下,魔舌绕着乳尖的舔弄下,变得硬硬得如一粒小肉球。

  她受到如此刺激的挑弄,纤细的腰肢开始扭上,小腹向上挺起又落,可能生理上强烈的反应,造成她一时的无所适从吧!

  也就在这时,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悄悄的弓起腰身,将我本已一丝不挂的赤裸下身轻揉的贴在她也是赤条条的下体上,这次她没有反抗,只是粗重的喘息,当我粗壮热腾的大阳具贴上她胯间的时候,她赤裸的下身反射性的绷紧,原本盖在我手背上的手转而来推我健硕的腰干,我的嘴移在了她已经坚挺的乳珠,贴在她耳畔轻声细语。

  “你别紧张……我答应不侵犯你就一定做到,我只是想让我们那里磨擦一下……”

  我说完立即吻住了她张开的柔唇,再度的深吻,这次她似已经有了默契,立即伸出柔嫩的舌尖与我的舌头交缠,原本推我腰间的手抬起来抱住我的头部,柔滑的小嘴张开,含住了我的舌尖,贪婪的吸啜着。

  我们俩赤裸的下体相贴,胯间紧密的相抵,我的大腿贴在她雪白柔细富有弹性的大腿上,那种与异性肉与肉的厮磨,还未真枪实弹开打,已经令人舒爽得全身汗毛孔齐张。

  我想她与我的感受相同,因为这时她也轻扭着浑圆的大腿,将肉体厮磨的角度调整,她本来并紧的大腿微微张开,让我贴在她小腹上的粗壮阳具能够伸入她大腿根部的胯间。

  于是,我也不再客气,将我坚挺粗壮的阳茎与她鲜嫩细致的花瓣紧密的磨擦着,亢奋的情绪开始高升,她纤细的柳腰开始挺动,配合着我在她胯间花瓣上抽动研磨的阳具,她那已被淫液蜜汁浸得湿透的花瓣因为与我壮硕的大龟头的厮磨,这时她的阴道深处又涌出一股更加腻滑浓稠的液体,鲜嫩的花瓣也因为我大龟头的坚硬肉冠在肉缝中上下的磨动而缓缓张开了。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