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四章 姊妹的秘密


  “那个男服务员人呢?”

  嘿~唐小姐要是知道我刚才还在柜台下玩她公司实习妹妹的小嫩穴,不知道会不会气疯掉!犹窝在柜台下的我,正欣赏着周晓琳那双白嫩匀称的美腿在我眼前微微的发抖。

  “哦……唐小姐!那服务员他……”

  晓琳吓得说不出话来。

  “唐小姐!那个服务员在柜台底下!”

  我没想到那个瘦美人林玉琪那么差劲,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我看她肯定是嫉妒周晓琳。

  当我拿着抹布由柜台下钻出来时,实在不忍心看满脸羞红,无地自容的周晓琳。只见到皱着眉头及压抑着怒气的唐小姐唐韵,她的轻嗔薄怒依然是那么的好看,依然美得那么的令人目眩神迷。

  “呵呵~唐小姐!我正在抹柜台下的地耶!有好多死蟑螂……”

  听到有死蟑螂,晓琳吓得轻叫一声,退后几步,原本羞红的脸已经吓白了。

  唐小姐那对迷死人的猫眼并未因我说出好多蟑螂而现出惊悸之色,一脸听你在臭盖的表情。

  “李望星!就算你要清理柜台,也不可以把这些东西随便放在这儿,这是公司的大门,有碍观瞻!”

  “是是是……要不是她……”我指向林玉琪:“十万火急的逼我三分钟内把柜台底下擦干净,我一定先把拖把水桶放到没人看见的地方!”

  我这话一出,周晓琳脸上一愕。

  那个干瘦冷酷的林玉琪就别提她气急败坏成什么样子了。

  “唐小姐!你别听他胡说,我才没有要他清理柜台下,是……”

  我怎么能让林玉琪把责任丢到刚才才给我甜头吃的可爱的周晓琳身上,在林玉琪话没说完,就赶紧打断她的话。

  “你没要我清理柜台下,那怎么唐小姐一找我,你就知道我在柜台下?”

  林玉琪气得脸色都白了,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唐小姐!他他……他在胡说八道,您千万别信他的……”

  我对着唐韵举起右手发誓。

  “唐小姐!我发誓是她逼我到柜台下抹地的,我还说那拖把水桶要放哪儿?她说……随便!”

  周晓琳听到我的回答,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林玉琪则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恨不得咬死我。

  “我才没有说随便!你自己钻到柜台下那么久不出来,谁知道你在底下干什么?”

  林玉琪这话一出,周晓琳的脸立刻变得像块红布。

  唐小姐的猫眼还真的像真猫咪一样,在听了林玉琪的话后,瞳孔像猫咪遇到刺激似的收缩起来。

  “不要说了,李望星!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

  “是!”

  我拿起拖把,拎起水桶随着唐小姐身后离去的时候,故意不看林玉琪,只对可爱诱人的周晓琳眨眨眼。

  周晓琳满脸感激的看我一眼,立即害羞的低下头。

  “不要脸!”

  这是我走出接待室时,听到林玉琪丢下的话。

  我放好了拖把水桶,赶紧追上唐小姐,她的仙姿背影在我前面走着,好像在帮我开道。

  这时公司已近下班时间,众美女都在收拾东西,可是看到唐小姐走过来,一个个又慌忙的坐下专心看着电脑,一付为公司鞠躬尽粹的模样。那种敬畏目光,我暗自觉得好笑,唐小姐就算是仙女下凡,也不过是个女人嘛!

  我悠哉的跟在唐小姐身后,欣赏着她短窄裙下那双修长无瑕的美腿蹬着高跟鞋摇曳生姿,那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的美臀轻微的摆动,不知道我现在又硬挺的大阳具从后面顶她一下,她会怎么样?

  进了董事长办公室外间的会谈室,看到我们总经理由沙发上弹了起来,当然不是为我弹的,因为我在他眼中还是空气。

  “小韵!你考虑的怎么样?”

  嘿!总经理叫她小韵,他们之间有没有那个那个过?

  “谢总!你别说了,我不会去应付那种人的!”

  “小韵!我不是要你去应付他,我只是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

  “我没时间!……李望星!”

  “唐小姐有什么吩咐?”

  唐小姐面无表情的指着地上一箱XO洋酒。

  “帮我把这箱酒搬到我车上去!”

  “没问题!”

  我立即搬起地上那箱XO,转身往外走去。

  “你知道我车子停哪儿吗?”

  “不知道!”

  终于……我看到一直端着脸孔的唐小姐忍不住笑了,她这一笑,董事长室内的冷漠气氛刹时变得满室生香,如沐春风。

  我看得发痴,发呆!

  她那对猫眼犹泛着笑意,却故意冷着脸对我说话。

  “跟我来!”

  “是!”

  嘿嘿!这回居然是唐小姐帮我开门,我抱着那箱XO出去的时候,瞄到总经理眼里居然有一丝妒意。

  当我抱着那箱XO跟在唐小姐身后走向电梯口时,准备下班的石美女看到我跟在唐小姐身后,表情微怔,在经过她身边时,我对她微微一笑,她脸立即一冷。

  如果石美女的目光是把刀,我相信一定从我的背后刺穿我的心脏,一刀毙命。

  咱们公司大楼的电梯内也是豪华得不像话,地下是高级地毯,古典原木镶边,电梯内侧的活动门是镜面不锈钢,光洁如镜。

  电梯内只有我与唐小姐两人,我抱着那箱XO看着活动门的镜面不锈钢反射出站在我身旁的唐小姐,鼻叫中闻着她发际的清香,心里想着,这种说冰不冰,说热不热,却又美得不像话的女人,叫起床来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唐小姐一直知道我从镜面不锈钢的反射在瞧她,忍不住开口了。

  “你看够了没?”

  “如果你同意我看,我永远看不够……”

  “你讲话别太过份……”

  她有点气,却又说不下去,大概从来没有男人敢跟她讲话像我这么放肆。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工友,怕她啊!

  “唐小姐!你不高兴我看你,我不看就是了,别生气嘛!”

  我说着眼光由不锈钢镜面中下移,看向她露在短窄裙下的浑圆大腿。

  她脸红了。

  “你说了不看,眼睛又看到哪儿去了?”

  “这个不锈钢门像个大镜子,我又不是瞎子,眼光总会看到某个地方去吧?”

  我边说边转过身子,面对电梯内的原木雕花古典墙,不再看她。

  我隐隐听到她忍不住的轻笑中带着哼声,这时电梯一沉,到地下二楼了。我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

  “到了!出来吧!”

  我抱着那箱XO走出电梯门,故意不看她。但我感觉得出她反而很大胆的盯着我瞧。

  唐小姐开了她那辆宾士车的后背箱,我将那箱XO放进去,自始至终,我就是不再看她一眼。

  唐小姐开了车门,上车发动引擎,我转身要走的时候,她按下了电动车窗。

  “李望星!”

  “唐小姐还有什么事?”

  我回答她话时,眼睛也不看她,看着车顶。

  “喂!我跟你讲话的时候,你看着我行不行?这是礼貌!”

  “这是礼貌,你说的呦!”

  我立即盯着她那张美得让人心跳的瓜子脸,尤其她那对猫眼越看越引人遐思。

  她脸没来由红了一下。

  “李望星!我们公司的女职员条件都很优秀,可是公司里最忌讳的就是男女职员不清不楚,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不知道!”

  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她。

  “你……我不信你那么笨,总之,你要是胡来,我会叫你走路的!……等一下上去,别忘了把董事长办公室的马桶修好!”

  她说完脚踩油门,车子快速的起动离去。

  嘿!我已经上了石美女,你有叫我走路吗?如果能上到你,修一千次马桶我也干!

  我脑海里正转着龌龊念头的时候,一辆白色的BMW又停在我眼前,车窗降了下来,露出一张百花齐放的迷人笑靥,是陈霭玲!

  这公司是怎么回事?怎么都开双B的高级轿车?

  “嗨!陈经理!”

  陈霭玲透着一丝神秘的看着我。

  “刚才唐小姐跟你说什么?”

  嘿!这些女人好像在玩谍对谍。

  “她啊!警告我在公司里别乱搞男女关系,否则她会要我走路!”

  “那你有没有搞男女关系呢?”

  “没啊!我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好色!”

  “你讲的话鬼才相信,今天上午我亲眼看到你跟石文静在厕所里……哼……”

  “在厕所里干什么?”

  陈霭玲脸上出现了两朵红云,更形妩媚,会说话的大眼瞟着我。

  “你心里有数你们在干什么……如果不是我在门口拦着唐小姐,你现在已经走路了!”

  “唉!都被你看光了,那我该谢谢你喽……”

  “嘴巴说声谢就算啦?”

  “那你希望我怎么谢你?”

  “等我想好再说!再见!”

  陈霭玲说着也踩下油门,BMW冲上往一楼的车道。她那娇小玲珑的美好身段又浮现在我脑际,我还没上过像她这么娇小的女人,不知道我那根又粗又长的阳具能不能整根插入她阴道里,会不会插穿她?

  回到公司,那些美女都已经下班了。

  张班长对我一天的工作尚称满意,我脱下前任小王那身短手短脚的工友服,换上自己的牛仔裤T恤时,他在我旁边唠唠叨叼的勉励了我一番,要我以“好好的干”,总有一天,他班长的位子是我的。嘿!我当然一定“好好的干”遍公司的美女,可不是指望能干到你班长的位子。

  我走出办公大楼,看到下班族男女来来去去,想想我退伍后拚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越干越回去,变成了工友,如果不是自己个性太直,那会有今天,真他妈的个性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我由口袋摸出一根皱巴巴的烟点上,脑子一片空白缓缓的走着,突然面前出现一个美女冷冷的看着我,是石美女。

  “李望星!你有没有跟唐小姐说什么?”

  又是唐小姐,唐小姐是毒蛇猛兽吗?我瞧着也不过是个缺少男人阳精灌溉的怨女!

  “你希望我跟她说什么?”

  “你别跟我装蒜!你要是跟她说了什么……我会告诉她是你强迫我的,唐小姐一向对男人没好感,她一定开除你!”

  我现在才发现眼前这位石美女怒中带着羞愤是那么的迷人,也许现在是在大街上,她少了几分傲气,多了几分女人味,别听她说的那么性格,其实她是在求我别把我在厕所跟她打炮的事说出去。

  “石小姐!你放心,就算以后你不让我上了,我也不会把你让我上过的事说出去!”

  “谁让你上了,根本是你……”

  她大概知道越说下去越不像话,脸上飘过一朵红云闭住嘴。

  “话说完了,你还有事吗?”

  听到我这么说,石美女脸上更红了,是被气红的!可能是没想到我是这么的“拔屌无情”吧!

  “你……你是个混蛋!”

  她说完转身就走,没想到我会厚着脸皮跟上她。

  “别骂我嘛!你有没有空?我请你吃晚饭?”

  “你别做梦!”

  “给我个机会请你吃饭道歉好吗?”

  她停下身来狠狠的盯着我。

  “你烦不烦,请你不要跟着我好吗?”

  “那你答应我跟我吃晚饭,我就不跟着……”

  什么屁话!她要答应跟我吃晚饭,我还能不跟着她吗?

  石美女无奈又紧张,四顾看了一眼,刚好一辆进口车开过来,一位小帅哥在车内对她招手,呵~一定是她说的男朋友!

  “你男朋友来接你了,你跟他吃完饭后我们再见好了……”

  石美女紧张的深吸一口气,对路边车上那男的摆摆手,要他稍安勿躁。

  “你再死缠烂打,纠缠不清,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好!我不纠缠……晚上九点半,我在这里等你!”

  “哼!你想得美……”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

  “反正我一定会在这里等你,来不来你看着办吧!”

  石美女狠狠瞪我一眼,转身就走,美女穿高跟鞋快步走时,俏美的丰臀扭起来总是特别的逗人。

  看着她气冲冲的打开车门上了车,我想车上那位小帅哥日子不好过了。

  我悠哉的吸完最后一口烟,丢在地上踩熄,他妈的!当时愤世忌俗的我最爱乱丢垃圾,故意污染台北市的环境了。

  “李先生!”

  咦?谁叫我李先生?几时有人把我当人来喊了?

  我转头看到那位稚气中透着十足女人味的实习生周晓琳在街道转角对我微笑。

  她还穿着公司的粉蓝色的制服,在公司里唯一有机会看到她站起来是唐小姐出现在柜台的时候,可惜那时没敢多看她。现在总算欣赏到她的全貌了,她个子不算娇小,有163左右吧!足底穿着近三寸的高跟鞋就快接近170了。呵~短裙摆下露出的那双浑圆修长的美腿,白皙光滑而匀称,的想到她短裙下的裤袜里没穿内裤,我胯下的大阳具没来由的跳了一下。

  我开着我那辆破烂的三手车,周晓琳安静的坐在旁边。她在公司外等我,主要是要谢谢我在唐小姐面前帮她解围,不过她倒没有问我之后有没有对唐小姐说什么,这就是青春玉女与陈霭玲及石美女那种社会女之间的差别。对瘦美人林玉琪当场摆她道,她心里很气愤,说这种情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唉!女人不论年龄大小,她们之间的战争都是自古皆然!可是她绝对想不到的是,在她跟我说她与林玉琪之间家家酒似的斗争时,我脑子里一直想的是,她为什么没有穿内裤……

  “哎呀~你干什么?”

  原来在她说话的时候,我的手已经悄悄的探入她的短裙内,隔着细薄的裤袜摩莏着她的大腿根部。

  她用手压着我的手,不让我的手再越雷池一步。

  “你好坏……把手拿出来!”

  她娇俏的小瓜子脸蛋红馥馥的,两条浑圆健美的大腿紧紧的夹住,把我的手掌夹在她的大腿根处。我的手掌感受到她大腿上传来温暖柔嫩的熨贴,青春少女腿肌的弹性激起了我原始的亢奋,胯下的大阳具立即挺立抬头。

  “你那么用力的按着我的手,大腿又夹着它,我怎么拿出来?”

  她听到我这么说,立即松开她紧夹着的大腿,我趁机将手指往她胯间探去,啊~她胯间早已是一片湿淋淋,我的中指透过她下午被我戳破的裤袜,摸到她已经被淫液蜜汁弄得粘糊糊的卷曲阴毛及两片油滑细嫩的花瓣。

  “不可以!你拿出来……你别以为下午在公司,我不敢叫,现在就可以这么没规矩……你放手……我要生气喽!哎呀……”

  她用力的抓着我的手,扳着我的手指。她扳开一根,我另一根手指又戳入她的花瓣,弄得她手忙脚乱。

  “求求你不要这样好吗?你不要认为白天我让你那样,我就是没规矩的女孩……”

  “我看你挺享受的!”

  “我……我那时没想到你这么大胆,你那样摸,谁受得了?我虽然没有经验,可我也是生理正常的女人啊!如果不是林玉琪在旁边我不敢叫,你不会得逞的,你再不放手,我要生气了,我们没有感情,我不会再给让你这样的……”

  听她说的那么绝,我一个大男人,干嘛被她讲那么难听,立刻就把手由她胯下抽出来。

  “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是无趣!”

  “你别急嘛~说不定我们能培养出感情,那个时候再说……”

  “听你说的跟真的一样,那你为什么上班都不穿内裤?”

  “我……我是学我姊姊的,我姊说穿丁字裤勒的不舒服,穿一般内裤裙子上又会有痕迹,有一天她只穿裤袜,没穿内裤,说很舒服,人家就试试看嘛~谁知道你那么……大胆!”

  是喔!我钻在柜台下,如果不是你用那迷死人的小腿磨我的手腕,我还大胆一起来呢!

  “你姊姊什么星座?”

  “处女座!”

  “处女座最闷骚了!”

  “我也这么觉得……我姊她表面上像圣女贞德一样,其实她……想得要死!”

  “那你呢?”

  “天蝎座!敢爱敢恨!”

  “还有性欲强!”

  “你胡说,那是对自己喜欢的人!”

  我懒得再跟这种青苹果型的女孩子多扯,就把车子开到外双溪周晓琳与她姊姊周晓雯的租屋处门口,她是先回她跟她姊姊的租屋处,换了学校的制服,才到东吴上课,她是夜间部的。

  “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她下了车,转头看到我坐在车上没跟她说再见。

  “你……还在生气?”

  “跟你这种小丫头有什么好气的?快去换衣服上课去,别忘了穿内裤哟!”

  她脸红了一下。

  “你好讨厌,再见!”

  她说完,有点依依不舍的转身开了小木门,那是一间由眷村改建的小平房。

  她打开了房门,再转头看看我。

  “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下?”

  美女邀约,反正闲着没事,何况我对她们姊妹充满了好奇。

  她们姊妹俩住的这间房大约十五坪左右,一房一厅还有个小厨房,卧室我没看到,外厅是客厅兼书房及餐厅,布置得清爽怡人,看起来还挺宽敞的。

  周晓琳在卧室换衣服,我看到桌上的电脑没关,屏幕是保护程式,大概她姊姊出门忘了关电脑。我顺手用滑鼠点了一下。嘿~画面出现的竟然是一个外国猛男,一身肌肉油光水亮,像结实累累的栗子,原来她们姊妹喜欢外国猛男!

  我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到周晓琳满脸通红的站在我身后。她上身穿了简单的白衬衫,在腰间打了一个结,下身是一条低腰牛仔裤,露出了她腰间那粒迷人的小玉豆,充满了青春少女的活力!

  “这电脑是我姊姊的!”

  “是喔!所以你都没有看过这上面的猛男是不是?”

  她脸更红了。

  “人家会好奇嘛!”

  “我猜这上面一定不止猛男,我再看看!”

  “不要,那是我姊姊的电脑,你别乱动!”

  她话还没说完,我已经由资料夹中点了一张图片。

  哇~那是一张外国俊男美女在山间小木屋门口的交媾图。图中的金发俊男的牛仔裤褪到膝间,金发美女除了长筒高跟马靴之外,一丝不挂,金发帅哥那根粗长的阳具正插在美女剃得像白虎的阴道内。

  我转头看周晓琳,她半转身低垂着头不敢看我,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低低的说。

  “你真的很坏!人家什么秘密都被你看去了……”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