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最毒妇人心


  没想到石美女的歌喉比之蔡琴毫不逊色,“最后一夜”在她的轻诉婉吟之下,将世间的无奈挥洒得凄美动人,男女间的依恋是如此的缠绵悱恻,轻依在我怀里的李若梅似乎也受到了感染,随着弦律我感受到耳边的芷兰芬芳,在她轻启朱唇阵阵温热的吹拂下,我胯下的阳具猛然挺立,在交换舞步时,她裸露在超短黑皮裙下的大腿轻触厮磨着我早已撑起西裤峰顶的大龟头。我想我这下子完蛋了!虽然心里想着“去她的石美女”!可是毕竟她实实在在的就在眼前,依稀还感觉到她的眼角不时瞟向与我轻拥慢舞的李若梅。

  而李若梅今天的情绪也是变化多端,下班时在公司洗手间里与我的激情,在她离去时似乎已成陌路像过眼云烟。之后在西餐厅见面的刻意“亲切腼腆”,而现在的轻拥慢舞却像久违的情侣,由指尖轻碰似触电到现在的耳鬓厮磨胸腹相贴,刺激得我心荡神驰脑门充血!最要命的是……她小腹下那高耸贲起的阴阜阴隔着薄料的西裤顶着我膨胀欲裂的大阳具轻揉慢磨,像交媾似的挺动迎合,即便我心里再是去她的石美女,总不能就在她眼前掀起李若梅的皮短裙来个拨草寻穴灵蛇入洞吧?

  现在的李若梅两颊晕红似醉如痴,对坐在沙发上的石美人视若无睹,她那对勾魂慑魄的秋水明眸如梦似幻,火烫的脸颊紧贴着我的脸颊,石美人一曲终了时,她曲线玲珑的柔软娇躯像舍不得与我分开似的如橡皮糖般与我黏一丝缝隙都没有,胸前富有弹性的D级乳房密实的与我壮实的胸膛紧贴,我清晰的感觉得到她发硬的乳珠,如此软玉温香,直教我色授魂飞,不禁偷偷瞄了一眼石美女,谢天谢地,她这时正在打手机,我且先与怀中的尤物温存片刻再说!

  哎啊呀~秋水明眸的柔唇含住了我的耳垂,柔嫩的舌尖伸入我耳孔里去舔弄了!

  哎哟~她抬起短裙下裸露的雪白美腿像藤蔓盘树般的由后勾住了我的小腿,两条玉臂伸到我身后,纤纤玉手紧抱住我的臀部,将我俩的胯间完全密合,就像站着交媾似的……她纤细的腰肢不停的摆动,挺着贲起如丘的阴阜顶磨着我裤裆里急速充血硬挺的大阳具,我死了我死了!这块送到嘴边的美肉却因为石美女在场,使我不知从何下口……!

  咦?石美女不见了?她到那儿去了?上洗手间了吗?还是她故意给我机会上她的好友?世间有这么上路的女人吗?

  嗯!其中必有诈!

  管他的诈不诈!已经到嘴边的美肉不吃才是傻瓜!

  我的思维及不上我的动作,念头才起手已经由后伸入了李若梅的裙摆内,抚在她未着丝袜如凝脂般的细嫩大腿,啊!她穿的是丁字裤,她的臀部只有股间一条细绳似的裤带,忍不住一掌包在她豊美的俏臀上,呃~她丰腻的股肌充满了弹性,又如此的温热柔滑,我指尖微动,中食指已经挑开了她后股间的如绳裤带,呃~她的肛门像温泉山谷,湿热烫腻,在我食指的轻扣下本能的收缩着,而由后探到她胯下的中指却已被丛林间突然泛滥的溪流洪水淹没了,整根中指被浓稠的蜜汁浸淫着。

  在我中指尖轻拨柔弄她胯下那两片湿滑的花瓣时,李若梅的胯间肌肤抽搐紧绷,本来抱在我臀部的纤纤玉手抬起勾住我的后颈,诱人的柔唇已经贴在我的嘴上,柔软的嫩舌像灵蛇似的伸入我的口中绞动,我贪婪的吸吮着她腻滑的舌尖,腾出一手解开了我的西裤,火烫硬挺的粗壮阳具才跳出来就被我塞入了她的胯间,引导着大龟头拨开她的细巧如绳的丁字裤,下班时的旧事重演,我的大龟头已经钻入她的裤缝在她已被蜜汁湿透的柔滑花瓣上顶磨了。

  人要记取前车之鉴的教训,不能再蹈“遇关不入”的覆辙!

  李若梅被我吻得如痴如醉之时,不自觉的已被我拦腰抱起放在长沙发上,解开了她的黑色低胸丝质衬衫,只有在我将她的短皮裙掀到腰际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无力抗拒的轻哼,而在我褪下她的丁字裤时,却已转为无力的呻吟。我抬起她一腿放在沙发椅背上,另一腿则斜挂在沙发下,在我拉扯下白皙无瑕的34D乳房弹跳出来,这时最忌的就是冷场,万一她亢奋迷醉的灵智突然清醒,就有可能前功尽弃。因此我的嘴才离开她的柔唇就含住了她如春笋怒拔的乳尖,她像樱桃般的乳珠在我舌尖的鼓绕下开始发硬,在暗淡的光影中她甩动的秀发闪动着波浪似的光流,而她大开门户的胯间,浓密的芳草上闪动着蜜汁的晶莹,这时我知道不能再迟疑,万一石美女回来就前功尽弃了。

  为免夜长梦多,立即扶着我已经要爆裂的粗壮阳具寻向她的密门幽径,硕大的龟头拨开了她细嫩湿滑的粉红色花瓣,腰杆用力一挺,只闻她大叫一声,我粗壮的阳具在大龟头为前锋冲刺下突破了她湿滑阴道壁间的薄肉膜,整根进入她的玉门关中。

  “啊~不要……好痛……呃啊……你出来……呃……痛……”

  她迟来的拒绝为时已晚,她的阴道壁因为剧痛而急速的收缩,温暖细嫩的肉壁紧密的包箍住我的阳具,舒爽得我头皮发麻,由于过于的激奋,一颗心都要跳出口腔了。

  哈!本来以为妩媚动人的秋水明眸早就尝过禁果,没想到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呵呵呵~太棒了,我又把一个处女开苞了!

  这时初被开苞的李若梅又有了变化,这是怎么回事?才被开苞的她本来推拒我的手转而绕上了我的腰际,大开的美腿缠住了我的下身,在我没开始冲刺前她已经主动的挺起阴阜顶撞着我的耻骨,柔滑的阴道壁随着挺动有节奏吸吮着我的粗壮的大阳具,这种动作绝不是才开苞的处女做得出来的,难道她不是处女?管她的!似她这等人间尤物在国小时期就被人开了也不算稀奇,先享用这块美肉再说!

  心里还记挂着石美女随时会回来,必须尽快结束与李若梅这场肉搏战,我鼓起大阳具随着她的迎合挺动强猛的在她紧窄的美穴中像活塞般的进出。

  “呃~痒……我好难受……呃啊……唔唔唔……”

  开玩笑!在我十八公分鸡蛋粗的壮硕阳具干弄下的小美穴还叫着难受,我的面子可没处放了!不教你欲仙欲死我就不是李望星!

  我张口吸住了她的柔唇,一手伸到下面掌握住她丰美的俏臀,于是我俩上面口唇相交,口内舌战,下体生殖器狂野的交合猛干,只见她现在那双美腿像铁箍似的勒紧了我的腰部,挺动的阴阜像吃不饱的小嘴贪婪的吞噬着我粗长的阳具,子宫腔紧束着我大龟头肉冠的棱沟,一股股温热的蜜汁淫液随着阳具在她美穴中的进出流下了她的股间。

  “哎呃……快点……再快点……舒服……嗯~用力……呃……”

  只见李若梅被我干得媚眼如丝,似醉半醒,下体因为两人亢奋的强烈顶撞发出“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而我俩激情交合的生殖器也像启动的活塞般“噗哧~噗哧~噗哧~”并出美妙的乐章。人性的潜在意识中都有隐性的乱伦基因,李若梅与我同姓李,现在我压在她身上干她又紧又小的湿滑美穴,在心理意识中好像在干我的亲姊妹一样,因此干起来特别有劲!

  这时我与她的器官交战已经进入白热化,我清晰的感觉到我俩赤裸的胯间沾满了黏腻的汁液。突然间她缠在我腰际的两条美腿伸得比直,起了强烈的抽搐,窄小的阴道急剧的收缩,柔嫩的肉壁像一张小嘴似的不断的蠕动吸吮着我粗挺的阳具,子宫腔一道肉箍吸住了我深入在内的大龟头,一股热烫的阴精浇在我大龟头的肉冠上,她的高潮来了,在热汁的浸泡中我将龟头的马眼紧抵在她的子宫深处凸起的花心肉球上,这时我的全身酥麻,精关一放,浓稠滚热的阳精由马眼中喷出,点滴不露的灌入她的花心。

  高潮过后,李若梅由激情亢奋中渐渐醒来,紧窄湿滑的阴道还在间歇性的蠕动抽搐,断续收缩包夹着我尚未萎缩的阳具,使我才泄完阳精,处于敏感阶段的大龟头又是一阵酥麻,感觉之美,只能用羽化登仙来形容。

  我还陶醉在感官刺激的余韵之时,发现她的秋水明眸默默的盯着我。

  “若梅!你真的……太棒了!”

  我激动的说出心底话时,没想到她的泪水流下了脸颊。

  “怎么了?”

  她只是摇头,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别说了,让我起来……”

  “哦是……对不起!”

  我撑起上身,将我尚未完全萎顿的粗长阳具由她紧窄的阴道中抽出来。

  “你慢点……痛!”

  我看到她满脸羞红,低头看向我俩的胯间,只见她两片粉红花瓣间流出了红白相间的稠汁,贲起的阴阜四周原本雪白的肌肤现在一片殷红,而我的大龟头上也沾满了湿黏的血水,她是处女?

  “哦!李若梅!你……你还是处女……?”

  她明媚的眼神这时羞涩中透着霉暗。

  “现在已经不是了!”

  她忍着胯间的疼痛寻找着她的丁字裤,我由椅缝中找到丁字裤交给她,她心神不定的将丁字裤穿上。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没有过……刚才你的反应很强,我以为……”

  “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样……”

  就在李若梅垂泪开口的同时,室门被人撞开,当门处那人帽上晶亮的警徽才闪现脑际之时,数道闪光灯不停的闪动,将尚未穿妥西裤的我及丁字裤还没套上的李若梅狼狈的拍入相机里。

  我上当了!这是我被警察用手拷拷上的时候,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现在我蹲在警局的看守所里,被抓的罪名是“下药迷奸妇女”,因为警方检验KTV房间里的饮料,验出李若梅那杯橙汁里被下了不少专淫妇女的强力催情剂。

  李若梅在警察问她的时候她只是不停的哭泣,什么话都不说,更落实了我迷奸妇女的罪名。

  石美女呢?自始至终为什么都不见石美女,是她玩弄的阴谋?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啊!唐小姐今天莫名其妙的升石美女为副理,石美女被她收买了来坑我,可能吗?石美女是我的第一炮友耶~我没对她拔屌无情,她会为了前途而对我始乱终弃吗?

  女人!最毒妇人心!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