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十二章 春风渡不了玉门关


  男人都是吃了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所谓绝不在外面偷腥的标准丈夫,走在大街上看到美女,裤裆里那玩意儿照样有想法,不过因为家有悍妇,所以发明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句君子名言。

  如果有天君子家里的悍婆对君子说:你想干什么就去干吧!各位可以看看那些君子会不会脱了裤子拎着大小不一的屌就往美女裙子底下钻!

  同样的,在平日看到男人就一本正经,目不斜视,或者生怕被男人碰到一根头发就会怀孕的女人,当帅哥的经过她面前的时候,视线都会不经意的扫过帅哥的裤裆或者帅哥的翘屁股,心里默量着尺寸以及他的翘屁股顶撞起来马力够不够强?不知道他那个有多长?他的那个那个有没有比我平常自己来的那根黄瓜粗?是长程巨炮还是短程快枪侠?如果不小心钻到我那个迷人的小洞洞里,会不会比黄瓜还爽?最后再丢下一句:啐~男人最不要脸了,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有了以上的君子名言及女人的“黄瓜论”为基楚,所以……我明明知道我进到公司的一号炮友石美女就坐我的身后,也很清楚眼前不到一尺距离那条浑圆光滑如白玉般的大腿是属于她好朋友李若梅的,我心里想的却是用什么办法可以不着痕迹的碰一下那害我裤裆要爆炸的美腿,至于石美女怎么想,嘿嘿~反正是不小心碰到的嘛……又不是故意的!

  我就这么精虫灌脑的蹲在秋水明眸李若梅的大腿旁胡思乱想,磨磨蹭蹭的拿着新塑胶袋半天套不进垃圾桶,鼻中嗅闻着她那双雪白大腿交叉处散发出来的阵阵女人体香,在我将垃圾桶推向她桌底的时候,脸颊与她的大腿只差不到一寸距离,敏感的脸部肌肤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大腿上传来的温热,那像钟摆般前后摇晃的匀称修长小腿已经触碰到我推垃圾桶的手臂了,肉与肉隔着细薄的丝袜厮磨着,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全身汗毛孔都在酥麻中张开了,从未想过这轻触慢磨居然能激起我无边淫欲,比之肉套肉的实战还要刺激!突然间,前后摇摆的小腿静止不动了。

  啊!她发现了我的企图?就在我做贼心虚想起身离开时,那条搭在左腿上的右腿放下了,裸露在裙摆外二十公分的大腿巧得要命的紧贴在我的脸颊上,这下子不只是感受到大腿的温热,而是实实在在的醉倒在她那条……是男人就会想扳开的美腿上。

  呃~去她的石美女!就算你现在拿把刀子要阉割我,老子也要用脸多贴那如软玉温香的美腿半秒钟,再断根的最后一刹那才动手保护胯下的大屌!

  我就这么像被点了穴似的蹲在秋水明眸的桌旁静止不动,鼻端闻嗅着大腿间温热的幽香,那张贱脸不要命的紧贴着人家大腿,“死皮赖脸”就是这德性!脑海里已经不知道用我粗硬的大屌奸了她胯间的迷人洞穴多少次,自我骚浪得耳目失聪,连走道上传来的高跟鞋声都听不到了!

  那条让我春梦连连的大腿就在这时猛然一抬,我的后脑勺重重的撞在桌底,抬头看到秋水明眸满面红晕,水盈盈的媚人大眼中含的是无比的紧张,在我清醒的瞬间,高跟鞋声停在桌前。还半蹲在地上的我首先看到的是一双黑色高跟鞋。

  咦?公司众美女都是以穿着不同颜色的服式及同色系的高跟鞋来区分职别,粉红、淡黄、粉蓝、苹果绿,只有一个人穿的是黑色高跟鞋?

  唐小姐!

  蹲在桌边的我视线首先盯在光洁大理石地上的黑色的高跟鞋及圆润细致白皙的足踝上,再由匀称修长的小腿往上攀,看到黑绒迷你短裙下那两条熟悉的浑圆雪白大腿,嗯!我曾经扳开那双大腿,还啜饮过大腿根交叉处的馨香蜜汁。

  唐小姐对蹲在地下的我视若未见,那美的令人眩目的脸蛋这时竟充满了笑意。

  “石小姐!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好吗?”

  咦?她叫石美女到她的办公室去干什么?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站起身来的石美女没想到我还蹲在李若梅的桌旁“换垃圾桶”,微楞间,俏脸没来由的红了一下,转身随唐小姐走向董事长办公室。

  看着我发誓今生今世,来生来世,生生世世都非干不可的唐小姐那仙姿背影及石美女柔若无骨的身影转入董事长办公室的走道消失不见,我又多情的为石美女担心起来!

  旁边传来一声娇媚温婉的轻笑。

  李若梅那对妩媚的秋水明眸温柔的看着我。

  “别紧张!唐小姐只是外表严肃,其实人挺好的,她答应让文静留在公司,就不会为难文静!”

  是喔!要不是我耍无赖,拿录音机威胁她,你看她会不会一脚把石美女踢出公司去!

  “是是是!你李小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今天下班后你有没有空?”

  “你想干什么?”

  李若梅那双妩媚之极的秋水明眸斜视着我。

  嘿~我想干你你让不让我干?

  “呵呵呵~没什么……我刚来公司,什么都不熟,想请你吃个饭讨教讨教!”

  “你不是跟文静讨教过了吗?去找她吧……”

  说完之后,李若梅明媚的眼神转注到电脑上,似乎刚才贴在我脸颊上那富有弹性温如软玉的大腿是别人的,女人!嘿!她是真的假的?

  当天,公司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大事,人事部门发布了调升命令,石文静被升为营业部副理,这是怎么回事?石美女跟我在二龙头唐小姐的办公桌上酣战通宵,雨露洒满了唐小姐名贵的办公桌,没给开除已经是祖上有德了,怎么居然还被升为副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唐小姐很满意我与石美女在她办公桌上的翻云覆雨,先升石美女的官,明天就轮到我升为工友老大,叫张班长在我面前立正站好?

  想到这里,由口袋中拿出揉成一团的字纸,是我在清理石美女桌下垃圾桶时她丢在我脑门上的。

  字条上这么写的:“下班后老地方见!”

  什么老地方?是她跟我第一次打炮的洗手间?还是那夜她等候我的大楼下的大理石柱子旁?女人真是的,有话何不直说,好像不故作神秘一下会死!

  答案就在下班的时候揭晓!

  五点半一到,公司的众美女像逃难似的挤出了大门,美人儿秘书周璐已经被她那位今天在我面前吃足了鳖的人事部经理陈蔼云带走了。我避开了门口接待室的工读生周晓琳哀怨的目光,硬着心肠走开,心里叼念着:晓琳啊晓琳!你别用那眼神瞅我,我的大屌总有一天会喂饱你的,最好连你那位撞破咱们好事儿的健美迷人二姊周晓媚一块儿喂!

  心里转着喂饱别的女人的念头来到了我判断的第一个“老地方”,公司的女用洗手间。

  我装模作样的拎着水桶拿着马桶刷走入女用洗手间,洗手间内静得落针可闻。

  我由门下一路看过去,哈!在最靠洗手间角落,较隐蔽阴暗的那间门下看到了一双淡蓝色高跟鞋,套在鞋内是一双如凝脂白玉般的脚背,雪白圆润的脚踝上是半截修长匀称的小腿。原来石美女早就在这“老地方”等我了!

  佳人有约,我岂能让她失望,在听到马桶抽水声之后,门下的高跟鞋轻移,那双无瑕美腿支撑着主人站起来,在听到门上锁扣声响的同时我已经拉开门,由于角落比较阴暗,模糊中看到一位与石美女一样穿着淡蓝色制服的长发美女,在她不及反应间连肩带背已经被我紧紧的抱住,突如其来的狂野拥抱使她为之失措,在她张口欲叫时,柔软的樱唇已经被我的嘴堵住了。激情的拥抱使她动人的娇躯与我面面紧贴,由于两条玉臂也被我像铁箍似的抱住,动弹不得,她只能慌乱的扭动如蛇般的腰肢,闪躲侵略似的左右狂摆扭动,使得她胯间贲起的阴阜与我早已撑起帐篷的粗壮阳具密实的磨擦着,刺激得我心跳加快,热血冲上脑门,下意识的使力贴胸将她紧拥得好似合而为一。

  潜意识中美女的胸部好像比石美女丰满了些,也许是贴得太紧的原故吧!

  慌乱挣扎的她在我激情的拥吻下,原本因紧张而变为僵硬的柔唇开始软化,我那根如灵蛇般的舌尖得以在她温暖柔滑的口内翻腾绞动,怀中的美女可能被我狂野的拥抱及强烈的男性气息撼动了内心压抑的情欲,温润的口中突然发热,柔软的舌尖滑入了我的口中,一股一股的玉液香津随着两舌交缠点滴不漏的灌入了我的口中,我吞咽着她甘美的香津,胯间的粗大阳具胀得似要爆烈,要命的是她贲起如丘的阴阜也在羞涩中欲拒还迎的轻轻挺动与我的阳具厮磨。

  天哪~如此尤物,此时不上待何时,我的手由下抱住了她丰美富有弹性的臀部,啊~刚才她尿完尿可能还没穿好短裙,更美妙的是她穿的不是连身裤袜,是两截式的长筒丝袜,真是天赐良机,方便我的图谋。

  我的手清晰的触摸到她腻滑如凝脂的臀部肌肤,不对!这个嫩腻的屁股蛋好像比石美女的俏臀还要丰满些,这个念头只在我脑海里一闪而逝,当务之急是先攻占堡垒,让我膨胀欲裂的大阳具消火再说。

  我二话不说腾出一手将工作裤褪到膝下,将坚硬挺立的粗大阳具掏出来贴在她胯间高高贲起的阴阜上,在她胯间那丛浓密卷曲的阴毛刮磨下的大龟头肉冠似欲爆裂,芳草丛中的两片花瓣已经雨露淋漓,我用手扶着大龟头在她胯间磨动,肉冠上的马眼找到了她花瓣上方的红嫩小肉芽,在我的肉冠轻挺揉磨之下,那粒肉开始肿胀变成一粒硬硬的小肉球。

  这时的美女全身发热,一股热呼呼的淫液蜜汁由两片柔嫩的花瓣中倾泄而出,我想她的阴核肉芽在强烈的刺激下出了第一次高潮。这时被我两臂箍住的玉臂伸到我的后腰,一双细致的玉手扣住我裸露的臀部,纤细的柳腰前后摆动,使我大龟头肉冠上的棱沟在她那两片水淋湿滑的花瓣上一停的磨动,两人性器官如此强烈的厮磨,若不是我强忍精关,只怕只刻就要一泄如注。

  我由后勾起她的左大腿将她匀称的小腿放在抽水马桶上,使她的两胯大开,淫液淋漓的两片红嫩的花瓣被我的大龟头顶开了,就在我一股作气要将大龟头顶入她的迷人美穴约半寸,方感受到肉冠被她湿滑的阴道肉壁紧紧的包夹住时,美女突然扭头摆脱了我的强吻,两手狂乱的推拒,下半身向后退缩斜扭,将我刚探入篷门幽径的大龟头甩脱出来。

  “不行!”

  啊!听这叫声不是石美女,像是……像……嘿!当我看清眼前下体与我裸呈相对的美女竟然是李若梅时,就别说那场面有多尴尬了,其实潜在意识中好像早知道是她,想用大阳具的优势打烂仗蒙混进关,没想到才进关门就给赶了出来。

  “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李小姐!我以为你是石……石文静!”

  李若梅那对秋水明眸毫不畏怯的盯着我,波浪的长发斜垂,发丝零乱,两颊紽红,上身的丝质白衫半掩,羊脂白玉般的酥胸几乎裸露,看得到半圈粉红的乳晕,表情在羞怒中更添妩媚,艳美无匹。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她边说边整理衣衫,表情从容,娇嫩的柔唇上还留有我的吻痕,刚才的激情却似过眼云烟。

  “哦呵……你不信我也没办法,石文静她约我……”

  我话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纤细似白玉的手指微撩一下秀发,动人的媚姿几乎又要逼得我饿虎扑羊了。

  “别说了,你真是坏透了!”

  如果我没有看错,她说话时那对秋水明眸隐现笑意,说完后却不再看我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露在短裙外修长无瑕的美腿,想到她大腿根部的腻滑胯间及浓密的阴毛,我真后悔刚才为什么不霸王硬上弓,在她推拒的时候硬将大阳具直捣黄龙,一举奸入她那迷人的小美穴。

  看着坐在我对面的石美女,原来她约我的“老地方见”指的是公司楼下的大理石柱旁,倒让我在洗手间里白吃了半餐美食。

  不知道是我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着……她今天才升副理,气质各方面好像全变了,在这家绅士淑女常光顾的优雅西餐厅里,就没有一位淑女的气质能比得上她。

  “你在想什么?”

  “呵……没什么?我只是想不到你因祸得福,不但没走人,反而升职了,早知道这样,我们该在唐小姐桌上多来几下……”

  “你别乱说,这本来就是我该得的……还有,以后希望你讲话放尊重点,别出口就不三不四!”

  嘿!才升了个芝麻绿豆儿的官,就在我面前神气起来了,他妈的臭女人!要不是唐小姐被我抓了把柄在手上,你有今天吗?

  “嘿嘿嘿……是是是……石副理!我以后一定改过,我的大屌也改过自新,不再到处乱戳……”

  “你……”

  美女生气亦发娇艳,丑女生气更显其丑,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如果现在不是在餐厅里,我肯定饿虎扑羊生吞了眼前的石美女。

  “对不起!我迟到了……”

  旁边又响起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眼前一亮,是李若梅!她怎么也来了?

  只要不是呆子,都看得出李若梅回家换过了衣裳,并且经过了刻意打扮,脸蛋上虽然只薄施脂粉,但眉眼间淡紫色的眼影斜挑上眉稍,并点缀些许亮银片,原来妩媚动人的秋水明眸刹那间变为勾魂慑魄的神秘色彩,小巧却挺直的鼻梁下那张弧线优美的柔唇上涂了粉红中带点淡紫的唇膏,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上身是一件低胸丝质墨黑色贴身喇叭袖衬衫,称得胸前的肌肤越发细白如凝脂,而她那令人目眩的D级乳房在深陷的嫩白乳沟颤动间简直是呼之欲出,下身是一件膝上三十公分以上,似乎再短一分就要穿帮的黑皮短裙,露出未穿丝袜浑圆而雪白的大腿,匀称修长的小腿套着半高筒的细高跟雪亮的黑皮靴,她什么意思?要让我流干口水,还是偏要我看得见干不着,憋死我的大阳具?

  奇怪了!石美人看到李若梅这身劲爆打扮却视若未见站起身来淡淡一笑,女人不都是爱争奇斗衣裳的吗?

  “李若梅你见过了吧?”

  “哦是……在公司见过一……两回……”

  “你好!”

  人说女人是天生的演员,这话一点不假,李若梅对我亲切中又有点腼腆的笑容,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她对我的“亲切”乃基于我是石美女的炮友,“腼腆”则是羞涩的女人情怀,神仙也猜不到眼前艳丽神秘的女郎几个小时以前,还在公司女洗手间里跟我激情拥吻,差点被我突破玉门关的李若梅吗?

  “你去付帐,我们走!”

  石美女拎起手提包要我去付帐,人家李若梅的俏屁股都还没沾着椅垫耶~!

  看着投影大屏幕上放出蔡琴唱的“最后一夜”前奏曲,石美女拿着麦克风开唱前对我与李若梅比一个跳舞的手式。

  她什么意思?考验我胯下的“忍耐力”?

  看到李若梅大方的站起来,变为勾魂眼的秋水明眸内盈盈水光,皮短裙下的两条浑圆雪白的大腿在KTV暗淡的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穿了高跟靴的她超过了170,艳绝的妩媚及窈窕婀娜的身材像块磁铁似的把我吸了过去。

  去她的石美女!你想考验我的话,那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