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第十章 大屌爱干惹是非


  “不要进来……呃……你不要弄我……哎呃……”

  大美女秘书周璐撇头挣开我的深吻,两颊紽红喘着如兰香气在我耳边说着,却不知耳朵也是男人的敏感处,我被她口中的温热喷得脑门充血,与她赤裸的胯下相贴的阳具因此更形粗壮,忍不住轻挺下身,将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肉冠顶开了她那两片柔腻湿滑的花瓣,推入了她紧窄密实的美穴约半寸左右,刹时感觉到硬挺的肉冠棱沟被一圈柔软的嫩肉紧密的箍住。

  她轻哼了一声,两只纤嫩的手扣住了我的腰,似迎还拒。

  “你放心,我只是轻轻的弄,让我们下半身也接吻……”

  “不要……我男朋友都没有这样对我过……”

  嘿!我就知道这么美的妮子不可能没有男朋友。

  “你没有跟你男朋友玩过?”

  我含了她嫩滑的舌尖一下,轻柔的问她,黑暗中她的凤眼闪动着晶莹的神采,轻声娇喘的摇一下头,细柔的发丝弄得我脸颊又麻又痒。

  “他要求了我几次,我没有给他……呃……”

  我在她说话时,两腿向外撇,将她紧绷的大腿分开了些,大腿与她细腻的腿肌厮磨,哪个男人要是这时能悬崖勒马,除非他是挥刀自宫的东方不败,有心无屌。

  所以当我用手扶着阳茎推着大龟头继续戳入她那虽紧密,却被淫夜浸得湿滑无比的细嫩肉穴的时候,大龟头的肉冠已经感觉顶到了一层薄薄细嫩的肉膜了,她又叫了起来。

  “呃……你不要这样,我痛……不可以这样……我们才见不到几面,不可以这样……呃……啊……”

  她嘴巴上虽然拒绝着,口气却酸软无力好似呢喃,而下身浑圆雪白的大腿这时却自动张开,犹穿在脚上的高根鞋又尖又细的鞋根因为盘腿而刺了我的小腿背一下,刺激得我大龟头往前一挺,在她闷叫声中,已经突破了她的处女膜。

  “啊……痛!呃……你不要动了,求求你……呃……”

  黑暗中,她那对迷人的凤眼这时不再冷澈,虽然痛得挤出一丝泪水,但更多的是破瓜后的亢奋情欲。

  “每个女人都要痛这一下的,等一下你就舒服了……”

  又开苞了一位美处女,我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欣喜,用嘴盖上了她的柔唇。

  “唔唔唔……”

  她伸着柔滑的香舌任我吸啜,却猛摇着头似不甘心屈就,也许是懊悔这么轻易就被我破了她的处女膜,也许是疼痛使得她开始挣扎,但我想更多的是她为了维护面子不得不做象征性的抗拒。

  对这种死要面子的美女我习惯只用一招,就是让她“爽到不知人间何世”!

  我将嘴盖在她34C的乳峰上,轻柔的吸吮着她的峰尖,舌尖绕着已经发硬似樱桃的乳珠打转,她开始呻吟出声,扣在我腰背的两条纤嫩玉手不停的收放,下身与我紧贴的赤裸纤腰小腹无所适从的挺动摇摆,阴道湿润柔软的肉壁似小嘴般吸吮着我已插入一半的粗壮阳具,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伸出一手扶紧了她的柔滑的腰臀,下身用力一挺,整根粗壮的大阳具一通到底,粗硬的大龟头直入她的子宫腔深处。

  “啊呃……不要……啊……痛……”

  这时再叫不要好像已经稍迟了些,我已经感受到大龟头肉冠上的马眼与她子宫最深处的花心紧密的吻在一起。因紧张而急速收缩的子宫腔将大龟头密实的箍住扣紧,我的生殖器与大美女秘书周璐的生殖器这个时候已经扎实的结合到天衣无缝,两人的下体完全合而为一。她那对泛着晶莹水光的迷人凤眼在黑暗中盯着我,好像有些失落,又含着一丝动人的情欲。

  “你进去了?”

  “嗯……已经进到你身体里最深的地方,我们的生殖器已经完全插在一起了,你感觉不到吗?……”

  虽然在黑暗中,但我还是感觉到她两颊的温热,大概是被我露骨的说法逗得脸泛红潮吧!

  “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等一下你会很舒服……”

  “你答应过不进去的……”

  我知道她这么说,只不过是要维护面子,表示不是她自愿让我开苞,而是被我霸王硬上弓,她无力反抗。

  “呃……不要动……痛……”

  其实我深入她子宫深处的粗壮阳具根本没有动,只是因为阳具插在她未经开发的紧密美穴里,被那湿滑柔嫩的软肉收缩而自然的牵动大龟头亢奋的挺翘着。

  “像你这么美的美女,没有男人忍得住了……”

  我说着用嘴盖在她柔滑的芳唇上,她闭着嘴不让我的舌尖探索,撇开头不再看我,凤目中流下了一道泪痕。

  我内心有着一丝愧疚,但插入她处女美穴的快感刹那间掩盖了我的愧疚。我开始轻柔的挺动阳具,尽量做到情色小说上说的“轻抽慢插”。

  她被我压在身下,两腿微张,身子好像对我的抽插没有反应,但我由她的眉稍轻皱,美眸微眯,檀口轻喘,我知道她内心的情欲之弦已经被我挑动了。

  黑暗中看到她雪白的下半身在我身下蠕动,我俩胯间大腿根部的滑腻肌肤密实的相贴,这是多么美妙的情境,当我两手环抱住她丰润的臀部,挺起我粗壮的阳具在她被处女血浸得黏稠的阴道中开始抽插之时,她因为破瓜的痛楚还未消失,用双手用力推着我壮实的胸部猛力的抗拒着。

  “啊~不要……好痛……求求你停下来……啊……好痛……呃……”

  我不理会她的痛叫呻吟,反而两手更死命的抱紧了她的丰臀,使两人下体生殖器的接合处紧密到完全溶合。她紧密湿滑的阴道在我狂野的抽插顶撞下起了变化,热流间歇不断的由子宫深处涌出,紧窄的阴道变得更加湿滑,更方便我的抽送,我快速的挺动,粗大的阳具像已经烧到最高点的蒸气活塞似的在她的阴道中不断的进出,对她的痛叫呻吟充耳不闻,我与她的胯间也被抽插间带出来的淫液及处女血沾得湿淋淋黏稠稠的。

  渐渐的,她推拒我胸膛的两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抱住了我的腰,豆蔻般的指甲扣入我腰间结实的肌肤,如针扎似的刺痛。她痛苦的呻吟转而为亢奋的喘息。凤目美眸中的晶莹水光放射出希冀亢奋的神采,下体也开始生疏的挺动,迎合着我的抽插。

  “用你的腿缠住我的腰,你会更舒服……”

  我说完这话立即用嘴封住了她的柔唇,她滑腻的舌尖立即伸入我的口中与我的舌头交缠,两人贪婪的饮啜着彼此口中的玉液,上下合而为一的性交快感已经使得身下的大美女秘书全身因抽搐而颤抖,听完我刚才的话,那两条浑圆雪白匀称的美腿已经顺从的盘上了我的腰际,使得我俩彼此迎合挺动的生殖器撞击的更加猛烈。

  “呃呃……唔唔唔……”

  她移开与我紧密吸住的柔唇大口的喘着气。

  “哦……我要尿了……要尿尿了……呃啊……”

  我知道她不是要尿尿,是因为彼上生殖器强烈磨擦,亢奋的交合快感快要带出她的高潮了,我胯下粗壮的阳具更加快速的抽动,两手抱紧她的丰臀使两人的生殖器密实的贴合,硬挺的大龟头不断的撞击着她子宫深处的花蕊心。

  “你放松……想尿就尿出来……放松……快……”

  “呃呃!我要尿了……我要出来了……啊……呃~”

  在她叫声中,我感觉到她的处女阴道急速的收缩,细嫩的肉壁不停的蠕动夹磨我的阳具,两条雪白迷人的美腿像抽筋似的不停的颤动,把我的腰紧缠的好似要勒断它似的。

  “呃……我尿了……我尿出来了……我头皮好麻……我出来了……呃啊……”

  在她呻吟大叫的同时,可能出于本能,她挺起胯间贲起的阴阜与我的耻骨密实的贴合,不停的转动磨合,在两人的阴毛厮磨的沙沙响声中,一股热流由她子宫深处的蕊心喷到我大龟头的马眼上,她的蕊心像一粒圆滑的小肉球似的在我龟头的肉冠上不停的磨转着,加上阳茎被她紧窄的阴道不停的吸吮夹磨,如此快意的交合,使我再也把持不住,一股股浓稠的阳精如火山爆发般喷了出来,灌入了她的花蕊,她可能敏感的蕊心受到我热烫的阳精刺激,大加的呻吟一声,两条紧缠在我腰间的美腿又使力紧箍了一下,夹得我轻哼一声。

  “呃……周小姐!你真的很棒……呃……我没想到你第一次就……”

  她不待我说完,一双玉臂盘上了我的颈部,张开柔唇含住了我的嘴,像荒漠遇甘泉似的吸吮着我的舌尖,在我开苞的无数处女中少有像周璐这般狂野似火,甜腻如蜜的尤物,立即强猛的回吻,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激情的余韵犹存,我俩陶醉在似水般的轻怜蜜爱之中。

  接待室的灯光突然大亮,惊醒了周璐与我这对四肢依然紧密交缠在一起的连体鸳鸯。

  我首先看到的是与我有数次打炮姻缘的石美女愤怒如狂的眼神。

  在我与周璐不及反应中,石美女已经在幽怨无比的怒哼声中转身离去,清脆杂乱的高跟鞋声将意乱情迷肢体交缠的我俩敲醒。

  “啊!她怎么会上来的?”

  “我也不知道!”

  “呃……痛!”

  在接待室通明的灯光下,只见我身下的美人儿衣襟零乱,怒突的C级乳房挺秀瑰丽,诱人的粉红乳晕上残留着我的嘴痕,乳晕旁一块红痕是我吸啜的标记。

  她的凤眸迷醉茫然的与我对视,不期然我俩的目光又同时看向下身,但见她细白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下的阴毛泛着晶亮的露珠,令人内心猛然悸动的是我俩胯下的生殖器还紧密的接合着,只见我已发射过的粗壮的阳具这时还未颓萎,依旧被她那两片鲜嫩肉红的花瓣密实的包夹着,她破瓜的处女鲜血沾满了她胯间如羊脂白玉般的肌肤,那两条如玉般的匀称美腿还紧缠在我的膝弯处。

  当我俩的目光再次相对时,她脸似朝霞闪着晶莹的红光,怔怔的看着我。

  “我真的做了!”

  她茫然的呢喃。

  “对不起!你实在太美了……”

  说出这话,我真想打自己一个耳光。他妈的李望星!难道除了这个拙劣的理由,你就再也没有新鲜的词儿了吗?

  “不怪你,要怪怪我自己……我刚才怎么会……哎……”

  在呢喃中大概是想到刚才她自己的主动的迎合我的抽插,羞怯的低头不敢看我。而胯下生殖器密实结合那一幕又出现在眼前,生理本能的反应,她的花瓣又开始蠕动开合,吸吮着我的阳茎。

  也许是她的凤眸太媚,也许是她的生理反应触动了我的心灵,我犹插在她鲜嫩美穴中的阳具突然又开始膨胀,她一声痛哼,纤嫩的玉手又抱住了我的腰。

  不知何时,我们的嘴唇已再度的密合,我俩的四肢又已紧密的交缠,而胯间的阳具已经在她刚开苞过的处女穴中抽插,这次的交合是那么的自然,郎情妾意,似水柔情,时而如品茗般的轻啜,时而如狂风暴雨般的天雷地动,如雨打残荷的娇啼,如星火燎原的炽猛,刚才石美女的激愤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石美女开的明亮灯光成为助兴的火焰,我与大美女秘书就在这火焰中燃烧,消耗,在最后一声悠长满足的叹息中,胯下的阴阳生殖器似乎已经完全的溶合,我俩就这样似连体婴般的沉沉睡去。

  半夜送美人儿秘书周璐回到她表姊陈蔼云住处,返回我那个狗窝之后,我坐在桌前怔怔发呆,又忍不住想笑,本来是我想让她“爽到不知人间何世”!现在爽到不知人间何世的好像是我!

  想不到周璐如此冶艳的尤物居然还是未经开发的处女,我何其幸?这么棒的女人当炮友是暴殄天物,起码也该是女朋友,见面就炮响连天也名正言顺些。

  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电话铃声响个不停,肯定是石美女打电话来兴师问罪,聪明的男人就别去接,我是聪明的男人!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公司女厕里刷马桶时,张班长匆匆的奔进来。

  “李望星!你干的好事儿闹翻天啦……”

  哦!我除了搞了公司几个美女之外,还会干什么好事儿?

  “张班长!你别急得像要跳楼,我干了什么好事儿?”

  张班长大概猛然想起我是二龙头唐小姐指派的扫马桶钦差大臣,原本气得发紫的脸膛突然变得尴尬无比,在敬畏中开口就帮我的腔。

  “嘿~看你扫马桶都这么带劲,足见有责任心,我就知道你不可能勾引公司的小姐搞七捻三……”

  “怎么啦?”

  张班长凑到我耳边,浓重的大蒜味儿醺得我头晕。

  “一早唐小姐刚进公司,就下旨开了业务部的石文静,说她什么行为不检,现在外头正闹得凶哪……”

  啊!石美女被开除了?

  张班长又凑了上来,我已经惊愣得闻不到冲鼻的蒜味儿了。

  “嘿嘿……那个石文静真不长眼,居然说行为不检的人是你,说你勾引周秘书在……在公司大门口的接待室……搞……搞七捻三……你是唐小姐的亲信,我知道你不可能干出这种下流龌龊事的……尤其那个石文静,长得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你怎么可能看得上她……”

  在张班长喋喋不休说个不停的时候,我已经丢下马桶刷走出女厕所,好汉做事好汉当,我不能让石美女丢了工作。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